疫情之下,时尚品牌都如何反击与自救?


2020年伊始,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瞬间侵袭了全球各地,导致世界范围内多个国家和地区封国封城,社会活动、旅游出行、休闲娱乐…戛然而止。众多行业因为本次疫情的突袭而遭受重创,一直以来光鲜亮丽的全球时尚产业,同样未能在这场灾难面前幸免。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Chanel、Dior、Louis Vuitton、Balmain、Prada、Schiaparelli等等众多国际知名时装品牌,先后取消了2021早春以及2020秋冬高定实体发布会,被迫以线上数字秀、静态展等方式发布新品,没有嘉宾到场,也没有媒体的长枪短炮。


过去这8个月,疫情到底对国际时尚产业造成了怎样的影响?各大时尚品牌又是如何应对的呢?



在开始今天的内容之前,环球君要先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2021春夏时装周(实体秀)重启了

分别是
纽约(9月13-17日)
伦敦(9月17-22日)
米兰(9月22-28日)
巴黎(9月28-10月6日)

IMG宣布,本季纽约时装周将于2020年9月13日至17日,在Spring Studios现场直播,并在NYFW.com上在线直播。

伦敦时装周将以线上数字方式,以及线下实体秀的形式和大家见面,且男女装同时发布。米兰时装周也同样将以男女装同时发布的形式登场,并且已经发布了详细的官方日程表。

虽然目前巴黎时装周的官方日程尚未公布,但我们从巴黎时装周官方得到的消息可以确认,如无特殊情况,以下品牌将会如期的登上本届巴黎时装周的T台:

Saint Laurent、Isabel Marant、Lanvin、Margiela、Balmain、Celine、Hermes、CommesdeGarcons、Elie Saab、VivienneWestwood、Balenciaga、Valentino、Givenchy、Stella McCartney、Louis Vuitton、Miu Miu、Dior、Chanel、Louboutin。

如果想要去巴黎时装周现场看秀的话,可以扫描本文末尾的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联系我们。







时尚品牌抗击疫情





LVMH投入防疫品生产


3月初,新型冠状病毒就已成为全球危机,当时意大利政府紧急封城、关闭不必要的商店及服务场所,法国政府也紧随其后采取了相关措施。


有感事态严重,国际精品奢侈品LVMH(法国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集团)在3月15日就宣布,自3月16日开始,包含Guerlain、Christian Dior和Givenchy等旗下品牌的香水和化妆品工厂,将开始投入消毒洗手液、干洗手、凝胶等产品的制作,LVMH也会把这些防疫消毒产品,提供给隶属于法国卫生属和巴黎公共医院做使用,防止医疗资源短缺、尽力阻止新冠肺炎的扩散。





最美防疫用品


法国版《Vogue》也独家公开LVMH香水及美妆工厂的内部实况,让观众们一窥时尚龙头在制造防疫用品的独家秘方。这系列贴有LVMH标签、装在Dior瓶子里的消毒洗手液或许是世界上“最美的防疫用品”,让不少网友心动不已。




很少有私人企业如LVMH般自愿为公营单位提供物资(上次有这个情况可能是战争时期了)。这也是因为LVMH 拥有生产线的全权控制权,才能非常有效率地做出决策及应变。

 

除了LVMH之外,国际美妆品牌L’Oréal也以人道救援立场考量,将生产线改为医疗院所、安养中心、以及向主要合作药局提供包含消毒洗手液、干洗手等抗菌用品。



另外,Converse、Nike、Supreme 等品牌也都陆续关闭多数欧美地区的实体店铺,并鼓励想选购商品的人们多利用网上商店来消费,减少出门机率、多待在家里,共同对抗这场病毒危机。



除了服饰品牌American Apparel 将旗下发展四年的子品牌Los Angeles Apparel 的工厂,改为政府及公家机关制造口罩等医疗用品外,西班牙品牌Zara 母公司Inditex 见情势窘迫,也陆续开始为医院内的病患、医师、护士制作医疗用无菌袍,表示如果单位能依需求下单,并保证每周最少都能送一批到单位里。




Dior 生产口罩


3月末,Dior 在社群上宣布重启位于Redon 的Baby Dior 童装工坊,在此转产口罩,并强调在工坊的工匠都是自愿投入口罩生产工作,以慷慨之姿团结一致,支持抗击新冠肺炎。



在Dior 释出的现场照中可以看到,这些口罩皆为纯手制作,并且满载质感,仅以黑白双色呈现,在白色罩面上搭配极简黑条,非常符合时装屋的简约利落风格。





Chanel 捐款


在疫情爆发后,Chanel这个时尚界的代表性品牌为确保员工生计,仍坚持全额支付旗下8500名员工的薪水,并承诺会到明年的5月8日为止。此外,Chanel 也拨了120万欧元给巴黎公立医院的公共援助基金会、Georges Pompidou 基金会和SAMU 紧急医疗服务机构;并捐助了50000个口罩给医疗院所的工作人员。



向世界证明,不管是时尚或任何一个产业,只要有心,总会有你能帮上忙的地方。




Burberry 和Chloé 生产防护衣


早在3月,Burberry就宣布将品牌位在Castleford(西约克郡)的风衣工厂彻底改造,为英国当地的医疗单位生产口罩和防护衣。


Burberry 在Castleford(西约克郡) 风衣工厂所生产的防护衣,全都采用标志性的Burberry 米色布料,并整顿、扩大了工厂内部的产能,以利用最短时间制作出最多数量,同时也已向NHS(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 和Marie Curie 等医疗慈善机构捐赠了超过15万件个人防护设备,最终捐赠的实际数量或要更高。



除此之外,Burberry也将部分资金投入疫苗开发,为牛津大学正在实验的疫苗提供研究基金,还向如Trussell Trust 和The Felix Project 等慈善机构提供了大量捐款,为有需要的人们提供了将近一百万份餐点,希望能贡献心力。



Chloé所制作的防护衣,由Maison Chloé工坊员工以义务形式,为巴黎当地医院生产的医用保护服,以标志性的柔嫩粉橘色呈现,以感谢医护人员的奉献,也期望全球人民互相扶持共度难关。




LV 投身口罩生产


为抗击新冠病毒,Louis Vuitton也不例外。为了向医护人员提供急需的防护装备,4月初,LV重开法国境内数家Maison工坊,包括将马尔萨、德龙省圣多纳、阿列省西乌尔河畔圣普尔桑、芒什省迪塞及旺代省圣弗洛朗斯的工坊改为口罩生产线,用以制作成千上万的非手术防护口罩。



LV 计划在一周之内完成10万只口罩的生产,而这些防护物资也将捐赠给在最前沿工作的医护人员以及就近地区护养院内的高危族群人士。作为扎根法国的主要品牌,Louis Vuitton 希望尽绵薄之力协助生产口罩,并免费派发至医疗护理机构,以保护高危险族群人士免受感染。



在这黑暗的时刻,人们纷纷展现人性善良的一面,Louis Vuitton、Dior 等皆马不停蹄地重启工坊来赶制口罩,还有Gucci 为疫情募款、JW Anderson 以线上直播工艺教室陪伴人们、各家杂志以封面向医护人员致敬….,各方皆动员所有人事物力,携手度过难关。




伦敦知名艺术学府中央圣马丁(Central Saint Martins)的时尚和织品部门也跟进,发起“口罩DIY”的活动,并着手为医护人员制作非手术用刷手服,集结各方设计师们,以工业生产规模来制作更多如刷手服等用品,并希望能透过控管系统分派给各地NHS的工作人员们。


3月24日,Anna Wintour在美国版《Vogue》官网上发文表示,整个时尚界从上游的供应商、到设计师和裁缝、再到下游的零售业者们,不同规模的企业和工作者们皆受到此波疫情的影响,而其中又以小型企业和底层劳工遭受的经济影响最巨大。



尽管许多品牌都开始投入防疫前线,开始制作口罩和医疗用品,但仍有部分企业因订单受影响而无法支付员工薪资、被迫关门。对此Anna Wintour 也担心这些商家可能无法继续生存,并表示《Vogue》和CFDA都决心提供帮助。






发布会或取消或改变方式




疫情的影响而改变了全球不少产业的运转模式,就连一年一度的时尚秀也被迫以不同方式举行。不少品牌决定直接跳过本季秋冬高定秀和2021早春发布会。




2021早春/2020秋冬高定秀取消


Chanel 原先计划在意大利的Capri卡布里岛上举办2021早春大秀,不料因疫情爆发而被迫取消、改以线上直播及发布的形式,虽然创意总监Virginie Viard无法借着本次机会前往卡布里岛欣赏岛屿风光,但她依然成功地将意大利的明媚岛屿和法国蔚蓝海岸的风情完美揉合、并注入在这次的度假系列中,为这郁闷的时光添入一点浪漫想像。



Schiaparelli 2020秋冬高定,只有草稿、没有实体服装使用纯绘画方式呈现系列形象。尽管本季Schiaparelli的高定没有生产实体服装,但设计草图在巴黎仍非常受到欢迎,透过公开展示,品牌决定还是会如期接单制作。



Balmain虽然没有取消本季高定,但是却把时尚秀场搬到了塞纳河畔,以此方式重启巴黎浪漫旅程。



在巴黎封城两个半月后,Olivier Roustering 以驳船搭载着21名模特儿、舞者和法国歌手Yseult,沿着塞纳河航行,伴随着天边一道迷人彩虹、巴黎铁塔与蓝天,以保持社交距离的方式邀请全巴黎人共襄盛举这值得欢庆的时刻,一同欣赏Balmain 高级定制服装秀。





LVMH Prize 决赛取消


受到疫情影响,许多设计师、品牌都被迫取消举办时装秀或展示,而时尚界最受瞩目的设计比赛“LVMH Prize 青年设计师大奖”也不例外。



LVMH 取消了原定6月5日,在巴黎Louis Vuitton 基金会举行的2020年LVMH Prize 青年设计师大奖,改为将30万欧元的冠军奖金平分给八位入围到决赛的设计师们,并成立新的基金来帮助其他设计师们。



每年五月第一个星期一举办的Met Gala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慈善晚宴,每年都会有将时尚结合艺术的主题,并有许多名人、歌手、电影明星等受邀,穿着该年主题的服装惊艳每个人的视觉。然而今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关系,也不得不延期举办







疫情重创之后的时尚产业





时装周模式或就此改变


Gucci 一年仅有两场秀。Gucci 在5月25日为时尚圈投下了重磅炸弹:品牌官方帐号和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 的帐号同时发布了公告,宣布一年将只会办两场时装秀。


公告中显示,Gucci 将舍弃掉早春和早秋的时装秀发表,男女装也将混合展示,并不在特定时装周时程举行,且往后的春夏秋冬时装周将改为无季节性的名称,改用“乐章”名称来为时装秀命名。



早在今年四月Saint Laurent 就宣布,2021春夏系列将会放在巴黎时装周日程以外的时间推出,不办大秀、重整步调。

 

之后比利时设计师Dries Van Noten 也联合40多个时尚品牌写公开信,指出现在时尚圈为了办秀大幅提前,造成冬季卖春装,夏季卖秋装的奇怪现象,如今,轮到Gucci 也跟上脚步,有意重整时尚圈的风气,从制作服装的频率、名称和模糊性别的界限,都让人有种重新开始的活力新气息。



Michael Kors也于6月中表示,品牌也将退出9月的2021春夏时装周,并退一步重新检视传统时尚历程。

 

如同Gucci,未来Michael Kors每年只会制作两个系列,舍弃早春的度假(Resort)和早秋(Cruise)系列,按自己的时间表进行展演,而品牌的2021春夏系列预计将会在10月下旬或11月初登场。连Chloé也开始派代表与零售商讨论是否要迈向一年两季的形式,但目前尚未做出正式决定。





时尚品牌转战线上直播


疫情爆发,很多行业进入寒冬。陷入营销桎梏的奢侈品牌,急需寻找一个出口。曾经放不下身段的奢侈品巨头们,如Bottega Veneta、Gucci、 Louis Vuitton等,如今也开始尝试线上营销,直播可以很好地缓解奢侈品当下的窘境,分担线下门店的压力。


Prada、Alexander Wang、Giorgio Armani等奢侈巨头纷纷入驻天猫,以线上门店的形式开启了奢侈品的“online”营销,缓解了线下门店关闭造成的销售压力。





奢侈品上调价格


今年关于奢侈品牌涨价的消息,比以往出现得更为频繁。仅Louis Vuitton,就在3月和5月两次上调价格,平均涨幅也从600-2000元提高到1000-3000元。在奢侈品品牌的示范效应下,其他品牌纷纷跟涨。



5月,Chanel步其后尘,对经典手袋价格上调5%-17%,涨价消息传出后,一度引发抢购潮,部分Chanel实体店门前甚至排起了长队。5月底,Prada、Celine相继涨价。6月初,Gucci涨价,涨幅接近5%-9%。7月,Bvlgari也将全球售价上调约10%。


部分奢侈品牌或将于9月再度提价。据悉,9月1日起,Chanel、Louis Vuitton、Cartier、Tiffany等奢侈品牌都将进行新一轮价格调整。



Jefferies的分析师,就Gucci所做的调整做了详细解释,表示品牌首先将会提高Dionysus和Zumi手袋在中国、意大利和英国地区的售价,约5%至9%。据悉,Louis Vuitton等品牌也遵循了同样的模式来涨价,希望能借着忠诚度极高、长期支持品牌的消费族群来保持销售运作。



这项新措施将会缩小手袋价格的差距,提高了欧洲市场的价格后,与中国地区的贩售区间就会缩小,就是说,往后亚洲消费者最爱的欧洲代购价,与自己在居住地购买的价格将会相差不远,代购业者或许要另辟新局了。






疫情后的时尚之路如何走




法国时尚学院IMF的教授认为,2020年时尚产业可能会从肺炎疫情中找到新的出路,设计师必须让“时尚”变得更“有意义”。时尚并非是一种对世界变化视而不见的虚构谎言。重要的是要用更多面向来检视时尚体系、时尚品牌的生产模式以及时尚的意义。


目前正在家进行2021春夏系列的Marine Serre 表示:“而我的职责就是提出质疑和采取行动。”



无论是重新思考口罩或手套等配件的轮廓或开发新的面料,保护性功能将会是未来产品的设计关键之一。


黎巴嫩设计师品牌Maison Rabih Kayrouz 的创办人Rabih Kayrouz 就在访问中表示,疫情改变了人们的行为考量,现在人们在搭飞机前更倾向想做足防护,因此服装也该做出调整与适应。



居家工作期间,许多设计师们都在努力克服物流和物料上的障碍并进行取舍,像是Lanvin的2021春夏系列也将会变得更精简有力。

 

近期在工厂逐渐复工后,品牌们可以开始为接下来9月的大秀做准备,也能接洽布厂来选购物料,但对以上提到的黎巴嫩设计师Rabih Kayrouz 来说,他仍决定在2021春夏系列中使用自己开发的面料来设计。算是一种内部物料的回收再制,同时能减轻团队身上的压力,并表示未来品牌的系列将会缩减为两季:“我们必须停止过度创造和过度生产。



每位设计师都有对品牌的期望与想法,而在疫情的摧残过后,时尚产业是否能蜕变出别于以往的全新面貌,以及是否能迈向更永续、更能呼应世界情况的现代产业?身为消费者,我们所能做的还是只有好好监督把关、杜绝漠视局势的品牌。



环球君觉得,这次的疫情可能也是一种危机中的转机,9月的时装秀场可能会少了一些大品牌出席,不过或许会有新的呈现方式。


疫情对于全球社会的打击,不仅仅体现在物质层面,也让发生地人们的身心饱受负面影响,希望这些有责任与担当的奢侈大牌能继续传递正能量,以时尚之名鼓舞人心!








 ↓ 点击阅读原文,开始国际时装周邀请函申请。

Leave a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